« 上一篇下一篇 »

五十年的梦

 

 

 不知不觉,就离开老家水泉坪五十年了。五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间,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人生能活几个五十年?回答是肯定的:大多数人只有一个。五十年的坎坎坷坷,五十年的悲欢离合,五十年的含辛茹苦,终于使我从一个充满幻想的青春少年变成了一个老气横秋的耄耋老人。

  

  原来岁月是那么无情,人生是那么短暂,也许再过若干时日,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我了!不知道为什么,年龄越是增长,我就越是思念水泉坪。尤其是近几年来,每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水泉坪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就不停地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我可以骄傲的说,水泉坪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也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它置身于秦岭余脉的大山深处,位于旬阳县的西北角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这里创造了一个“世外桃源”。近千米高的山颠之上,不知怎么就突然展现出一块近千亩的水泉坪来。这里绿水青山,峰峦叠嶂,莺歌燕舞,鸟语花香。源于王莽山麓的一泓溪水穿坪而过,灌溉着水泉坪的千亩稻田。溪水里有鱼,有蟹,有蚌壳,还有一群群鸭子,像小船一般在水面上游弋。稻田里有泥鳅,有黄鳝,有乌龟,还有一只只青蛙,像歌手一般在万绿丛中鼓噪。水泉坪水源远流长,清澈如玉;水泉坪的泉甘甜醇和,冬暖夏凉;水泉坪的坪置于山顶,美丽壮观。那里,有我孩提时的欢乐,有我少年时的梦想,还有我在那里流下的汗水和泪水,因此,我执意回去看一看。

  

  那天,我让儿子用车把我送到水泉坪的边缘,然后就信步向前走去。雨天泥泞不堪的羊肠小径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虽然正是夏季,但路上却是清风悠悠。路上游人如织,拍照的“咔嚓”声响成一片。

  

  水泉河还是原来的水泉河,但景象却大不一样了。原来的水泉河枯叶漂浮,烂草充斥,虽然水清见底,但黒堤破岸,杂乱无章。而现在的水泉河绿水悠悠,毫无杂物,小小画舫游弋水面。用水泥构筑的堤坝上垂柳依依,莺歌燕舞。无数座华美精致的景观桥横架河上,桥上的凉亭造型别致,古色古香,既有观赏价值,又有实用价值。

  

  水泉坪两旁零散的黑黝黝的土墙石板房已经不见,农民都搬进了新村。新村的建筑造型新颖,错落有致,整齐划一,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正是稻子生长的季节,千亩水泉坪生机勃勃,一片丰收在望的景象。我问一个老人:“现在一亩水稻能收多少斤稻子啊?”老人回答说:“现在一亩水稻至少能收一千二百多斤稻子。”我吓了一跳,竟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记得原来生产队经营土地的时候,每亩水稻只能收两百多斤稻子。如果收到三百多斤,那就算是十分好的年成了。没想到现在每亩水稻竟能收到一千二百多斤,是科学技术的提高,还是生产关系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

  

  实际上,我的老家并不在水泉坪,而在水泉坪旁侧的大黑沟。我遥望着大黑沟,只见那里郁郁葱葱,青翠欲滴,全被森林覆盖了。我继续问老人:“我想上大黑沟去看看,不知道还有路没有?”老人摇摇头说:“早就没路了,你就别去了。现在大黑沟豺狼豹子啥都有,危险!”我的心里一颤,脑海中立即呈现出了两间黑黝黝的石板房子。说是两间房子,不如说是一间大房子。一条大过担将那间大房子一分为二,所以就变成了两间小房子。那两间小房子在靠北面的山崖下建着,一面墙就着一块大石头,一面墙就着一面大石坎,还有一面墙建在悬崖上,只有一面墙建在土地上。也只有建在土地上这面墙上才有一道小门供人进出。那道小门不但很窄,而且很矮,最多也只有一米六高,个子稍高一点,进出就会碰头。那两间房子也许是一百年前建的,也许是几百年前建的,做工十分粗糙。泥巴墙经过风雨无情地剥蚀,斑斑驳驳,遍体鳞伤,沟壑密布,筋骨毕露,真是叫人目不忍睹。听母亲说,那根本就不是农户住的房子,而是“长工屋”。我就是在“长工屋”出生并在那里成长了十七年。

  

  我终于没到大黑沟去,而到了父母亲的坟上。父母亲的合葬墓位于水泉坪北边的山根上,没有墓碑,也没有标志,只有一丘黄土堆在那里。黄土堆周围荒草萋萋,连脚都伸不进去。好不容易来到黄土堆前,我磕了几个头,又烧了一些早就准备好的火纸,才离开黄土堆沿原路返回。

  

  我的心里很难受,虽然父亲已经去世了六十二年,母亲已经去世了五十二年,但对我来说,时间恍如昨日。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父母亲的音容笑貌依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使我心里隐隐作痛。

  

  当然,出现在我眼前的不仅仅地父母亲的音容笑貌,而且还有我的兄弟姐妹。我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一个弟弟,但可惜的是,除了二姐还尚在人世之外,其余的我再也见不着了!

  

  为了平静自己的情绪,我便走访村里的农户,但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了,不但老一辈的人大多已经作古,就是和我年龄相仿的人也已经死了不少。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仅我曾经所在的生产队,这五十年来就死了五百七十九人。虽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我心里仍然感到十分悲哀。真是光阴易逝啊!若人生在世不勤奋努力,真可能会一事无成!

  

  五十年来,一切仿佛都是梦。一切都像一个遥远的可以触摸不到它存在的梦。我徘徊在柏油公路上,看着夜色很快便从深邃的天空摇曳了下来,覆盖了整个大地,泻满了令人神乱心碎的忧伤。天突然下起了小雨,黑色的雨丝扑面而来,一点点撒落在我的胸前,打湿了我曾经莽撞的一切。被密密麻麻的雨丝缠绵着的世界依然漫长,好像那种束缚心扉的永远也不会解脱的痛。在这五十年的日子里,每当雨从天空中飘落的时候,我总会回忆起离家时候的彷徨。我曾经疯狂地想过,不锦衣玉食我将不再踏进故乡这片神奇的土地。但我并没有锦衣玉食我却老了,并且回来了。突然,我想起了贺知章的一首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见面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两道光柱从远处徐徐射了过来,我变迎着光柱慢慢走了过去。因为我知道,那是儿子来接我回家了。

  

  

 不知不觉,就离开老家水泉坪五十年了。五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间,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人生能活几个五十年?回答是肯定的:大多数人只有一个。五十年的坎坎坷坷,五十年的悲欢离合,五十年的含辛茹苦,终于使我从一个充满幻想的青春少年变成了一个老气横秋的耄耋老人。

  

  原来岁月是那么无情,人生是那么短暂,也许再过若干时日,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我了!不知道为什么,年龄越是增长,我就越是思念水泉坪。尤其是近几年来,每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水泉坪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就不停地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我可以骄傲的说,水泉坪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也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它置身于秦岭余脉的大山深处,位于旬阳县的西北角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这里创造了一个“世外桃源”。近千米高的山颠之上,不知怎么就突然展现出一块近千亩的水泉坪来。这里绿水青山,峰峦叠嶂,莺歌燕舞,鸟语花香。源于王莽山麓的一泓溪水穿坪而过,灌溉着水泉坪的千亩稻田。溪水里有鱼,有蟹,有蚌壳,还有一群群鸭子,像小船一般在水面上游弋。稻田里有泥鳅,有黄鳝,有乌龟,还有一只只青蛙,像歌手一般在万绿丛中鼓噪。水泉坪水源远流长,清澈如玉;水泉坪的泉甘甜醇和,冬暖夏凉;水泉坪的坪置于山顶,美丽壮观。那里,有我孩提时的欢乐,有我少年时的梦想,还有我在那里流下的汗水和泪水,因此,我执意回去看一看。

  

  那天,我让儿子用车把我送到水泉坪的边缘,然后就信步向前走去。雨天泥泞不堪的羊肠小径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虽然正是夏季,但路上却是清风悠悠。路上游人如织,拍照的“咔嚓”声响成一片。

  

  水泉河还是原来的水泉河,但景象却大不一样了。原来的水泉河枯叶漂浮,烂草充斥,虽然水清见底,但黒堤破岸,杂乱无章。而现在的水泉河绿水悠悠,毫无杂物,小小画舫游弋水面。用水泥构筑的堤坝上垂柳依依,莺歌燕舞。无数座华美精致的景观桥横架河上,桥上的凉亭造型别致,古色古香,既有观赏价值,又有实用价值。

  

  水泉坪两旁零散的黑黝黝的土墙石板房已经不见,农民都搬进了新村。新村的建筑造型新颖,错落有致,整齐划一,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正是稻子生长的季节,千亩水泉坪生机勃勃,一片丰收在望的景象。我问一个老人:“现在一亩水稻能收多少斤稻子啊?”老人回答说:“现在一亩水稻至少能收一千二百多斤稻子。”我吓了一跳,竟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记得原来生产队经营土地的时候,每亩水稻只能收两百多斤稻子。如果收到三百多斤,那就算是十分好的年成了。没想到现在每亩水稻竟能收到一千二百多斤,是科学技术的提高,还是生产关系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

  

  实际上,我的老家并不在水泉坪,而在水泉坪旁侧的大黑沟。我遥望着大黑沟,只见那里郁郁葱葱,青翠欲滴,全被森林覆盖了。我继续问老人:“我想上大黑沟去看看,不知道还有路没有?”老人摇摇头说:“早就没路了,你就别去了。现在大黑沟豺狼豹子啥都有,危险!”我的心里一颤,脑海中立即呈现出了两间黑黝黝的石板房子。说是两间房子,不如说是一间大房子。一条大过担将那间大房子一分为二,所以就变成了两间小房子。那两间小房子在靠北面的山崖下建着,一面墙就着一块大石头,一面墙就着一面大石坎,还有一面墙建在悬崖上,只有一面墙建在土地上。也只有建在土地上这面墙上才有一道小门供人进出。那道小门不但很窄,而且很矮,最多也只有一米六高,个子稍高一点,进出就会碰头。那两间房子也许是一百年前建的,也许是几百年前建的,做工十分粗糙。泥巴墙经过风雨无情地剥蚀,斑斑驳驳,遍体鳞伤,沟壑密布,筋骨毕露,真是叫人目不忍睹。听母亲说,那根本就不是农户住的房子,而是“长工屋”。我就是在“长工屋”出生并在那里成长了十七年。

  

  我终于没到大黑沟去,而到了父母亲的坟上。父母亲的合葬墓位于水泉坪北边的山根上,没有墓碑,也没有标志,只有一丘黄土堆在那里。黄土堆周围荒草萋萋,连脚都伸不进去。好不容易来到黄土堆前,我磕了几个头,又烧了一些早就准备好的火纸,才离开黄土堆沿原路返回。

  

  我的心里很难受,虽然父亲已经去世了六十二年,母亲已经去世了五十二年,但对我来说,时间恍如昨日。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父母亲的音容笑貌依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使我心里隐隐作痛。

  

  当然,出现在我眼前的不仅仅地父母亲的音容笑貌,而且还有我的兄弟姐妹。我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一个弟弟,但可惜的是,除了二姐还尚在人世之外,其余的我再也见不着了!

  

  为了平静自己的情绪,我便走访村里的农户,但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了,不但老一辈的人大多已经作古,就是和我年龄相仿的人也已经死了不少。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仅我曾经所在的生产队,这五十年来就死了五百七十九人。虽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我心里仍然感到十分悲哀。真是光阴易逝啊!若人生在世不勤奋努力,真可能会一事无成!

  

  五十年来,一切仿佛都是梦。一切都像一个遥远的可以触摸不到它存在的梦。我徘徊在柏油公路上,看着夜色很快便从深邃的天空摇曳了下来,覆盖了整个大地,泻满了令人神乱心碎的忧伤。天突然下起了小雨,黑色的雨丝扑面而来,一点点撒落在我的胸前,打湿了我曾经莽撞的一切。被密密麻麻的雨丝缠绵着的世界依然漫长,好像那种束缚心扉的永远也不会解脱的痛。在这五十年的日子里,每当雨从天空中飘落的时候,我总会回忆起离家时候的彷徨。我曾经疯狂地想过,不锦衣玉食我将不再踏进故乡这片神奇的土地。但我并没有锦衣玉食我却老了,并且回来了。突然,我想起了贺知章的一首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见面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两道光柱从远处徐徐射了过来,我变迎着光柱慢慢走了过去。因为我知道,那是儿子来接我回家了。

  

   不知不觉,就离开老家水泉坪五十年了。五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间,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人生能活几个五十年?回答是肯定的:大多数人只有一个。五十年的坎坎坷坷,五十年的悲欢离合,五十年的含辛茹苦,终于使我从一个充满幻想的青春少年变成了一个老气横秋的耄耋老人。

  

  原来岁月是那么无情,人生是那么短暂,也许再过若干时日,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我了!不知道为什么,年龄越是增长,我就越是思念水泉坪。尤其是近几年来,每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水泉坪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就不停地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我可以骄傲的说,水泉坪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也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它置身于秦岭余脉的大山深处,位于旬阳县的西北角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这里创造了一个“世外桃源”。近千米高的山颠之上,不知怎么就突然展现出一块近千亩的水泉坪来。这里绿水青山,峰峦叠嶂,莺歌燕舞,鸟语花香。源于王莽山麓的一泓溪水穿坪而过,灌溉着水泉坪的千亩稻田。溪水里有鱼,有蟹,有蚌壳,还有一群群鸭子,像小船一般在水面上游弋。稻田里有泥鳅,有黄鳝,有乌龟,还有一只只青蛙,像歌手一般在万绿丛中鼓噪。水泉坪水源远流长,清澈如玉;水泉坪的泉甘甜醇和,冬暖夏凉;水泉坪的坪置于山顶,美丽壮观。那里,有我孩提时的欢乐,有我少年时的梦想,还有我在那里流下的汗水和泪水,因此,我执意回去看一看。

  

  那天,我让儿子用车把我送到水泉坪的边缘,然后就信步向前走去。雨天泥泞不堪的羊肠小径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虽然正是夏季,但路上却是清风悠悠。路上游人如织,拍照的“咔嚓”声响成一片。

  

  水泉河还是原来的水泉河,但景象却大不一样了。原来的水泉河枯叶漂浮,烂草充斥,虽然水清见底,但黒堤破岸,杂乱无章。而现在的水泉河绿水悠悠,毫无杂物,小小画舫游弋水面。用水泥构筑的堤坝上垂柳依依,莺歌燕舞。无数座华美精致的景观桥横架河上,桥上的凉亭造型别致,古色古香,既有观赏价值,又有实用价值。

  

  水泉坪两旁零散的黑黝黝的土墙石板房已经不见,农民都搬进了新村。新村的建筑造型新颖,错落有致,整齐划一,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正是稻子生长的季节,千亩水泉坪生机勃勃,一片丰收在望的景象。我问一个老人:“现在一亩水稻能收多少斤稻子啊?”老人回答说:“现在一亩水稻至少能收一千二百多斤稻子。”我吓了一跳,竟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记得原来生产队经营土地的时候,每亩水稻只能收两百多斤稻子。如果收到三百多斤,那就算是十分好的年成了。没想到现在每亩水稻竟能收到一千二百多斤,是科学技术的提高,还是生产关系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

  

  实际上,我的老家并不在水泉坪,而在水泉坪旁侧的大黑沟。我遥望着大黑沟,只见那里郁郁葱葱,青翠欲滴,全被森林覆盖了。我继续问老人:“我想上大黑沟去看看,不知道还有路没有?”老人摇摇头说:“早就没路了,你就别去了。现在大黑沟豺狼豹子啥都有,危险!”我的心里一颤,脑海中立即呈现出了两间黑黝黝的石板房子。说是两间房子,不如说是一间大房子。一条大过担将那间大房子一分为二,所以就变成了两间小房子。那两间小房子在靠北面的山崖下建着,一面墙就着一块大石头,一面墙就着一面大石坎,还有一面墙建在悬崖上,只有一面墙建在土地上。也只有建在土地上这面墙上才有一道小门供人进出。那道小门不但很窄,而且很矮,最多也只有一米六高,个子稍高一点,进出就会碰头。那两间房子也许是一百年前建的,也许是几百年前建的,做工十分粗糙。泥巴墙经过风雨无情地剥蚀,斑斑驳驳,遍体鳞伤,沟壑密布,筋骨毕露,真是叫人目不忍睹。听母亲说,那根本就不是农户住的房子,而是“长工屋”。我就是在“长工屋”出生并在那里成长了十七年。

  

  我终于没到大黑沟去,而到了父母亲的坟上。父母亲的合葬墓位于水泉坪北边的山根上,没有墓碑,也没有标志,只有一丘黄土堆在那里。黄土堆周围荒草萋萋,连脚都伸不进去。好不容易来到黄土堆前,我磕了几个头,又烧了一些早就准备好的火纸,才离开黄土堆沿原路返回。

  

  我的心里很难受,虽然父亲已经去世了六十二年,母亲已经去世了五十二年,但对我来说,时间恍如昨日。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父母亲的音容笑貌依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使我心里隐隐作痛。

  

  当然,出现在我眼前的不仅仅地父母亲的音容笑貌,而且还有我的兄弟姐妹。我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一个弟弟,但可惜的是,除了二姐还尚在人世之外,其余的我再也见不着了!

  

  为了平静自己的情绪,我便走访村里的农户,但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了,不但老一辈的人大多已经作古,就是和我年龄相仿的人也已经死了不少。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仅我曾经所在的生产队,这五十年来就死了五百七十九人。虽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我心里仍然感到十分悲哀。真是光阴易逝啊!若人生在世不勤奋努力,真可能会一事无成!

  

  五十年来,一切仿佛都是梦。一切都像一个遥远的可以触摸不到它存在的梦。我徘徊在柏油公路上,看着夜色很快便从深邃的天空摇曳了下来,覆盖了整个大地,泻满了令人神乱心碎的忧伤。天突然下起了小雨,黑色的雨丝扑面而来,一点点撒落在我的胸前,打湿了我曾经莽撞的一切。被密密麻麻的雨丝缠绵着的世界依然漫长,好像那种束缚心扉的永远也不会解脱的痛。在这五十年的日子里,每当雨从天空中飘落的时候,我总会回忆起离家时候的彷徨。我曾经疯狂地想过,不锦衣玉食我将不再踏进故乡这片神奇的土地。但我并没有锦衣玉食我却老了,并且回来了。突然,我想起了贺知章的一首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见面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两道光柱从远处徐徐射了过来,我变迎着光柱慢慢走了过去。因为我知道,那是儿子来接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