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今夜无眠

关灯,然后钻入被窝,脑子却清醒无比。失眠,再次毫无征兆地袭来。

索性睁开眼睛,房间里黑黝黝的。渐渐地,发现窗户处却透着一层薄薄淡淡的亮,那是路灯的光透过了布帘。

一束明亮的光射了进来,光的轨迹在房间里快速地移动闪烁,然后消失。光束移动的同时,伴随着车轮碾在湿地上异常清晰的沙沙声,那是有汽车在小区里驶过。

闭上眼睛,房间里很安静。

屋外的雨依然缠绵。自去年入冬以来,天仿佛渗漏了似的,雨水没完没了。雨点落在防盗窗的顶棚上,滴答滴答地作响,虽然没有雨打芭蕉那样的韵致,声音还是清脆得很,而且富有节奏。

楼上住着一对中年夫妇,似乎总是很晚入睡。此刻能听到他们在房间里走动时“咚咚咚”的脚步声,有些沉闷。电视的声音隐隐约约,不是很真切。“笃笃笃”,他们还在干着什么活。“叮铃铃”,似乎有金属件落在地上滚了起来,然后又是一阵脚步声。奇怪得很,这对夫妇虽然睡得晚,早上倒起得很早,在我上班之前,他们早已出门。算起来,一天应该睡了没几个小时,精神头真好!

翻来覆去,总睡不着。

两只胳膊越来越不得劲,怎么放都不舒服。交叉而抱,压得胸部沉沉的;枕头而眠吧,感觉手臂麻麻的;伸出被窝,确实轻松,然而裸露的皮肤的凉意让你不得不赶紧缩回被窝。手还无处落实,这腿又酸酸的,绷直了还是酸。有要抽筋的感觉,果然腿不受控制地猛地哆嗦了一下。老婆被吵醒了,嘟囔了一句“抽什么风啊”,又沉沉睡去。

今天的被窝怎么这样燥热?皮肤瘙痒起来。伸手搔痒,真是舒服!可是手却停不下来了,似乎全身都痒。可着劲地搔,越搔越重,痛感伴着快感。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

这烙饼都翻得腰酸背疼了,可还是睡意全无,今晚注定难以入眠了。

明儿会不会失晓?要是稍晚一些去单位,那路上天天堵车,堵得人一天都没啥好心情。对了,明天上班有几张表格要填好发出去,千万别忘了。这年纪还不算大,可记性确是越来越差了。父母那儿有些日子没去了,虽然没什么事,要不明天下班去看看,免得他们记挂。女儿也有些日子不通电话了,上次说要参加一个从业资格的考试,也不知考出没有。明天让老婆问问。这孩子自从上了大学,再也没以前那么用功,将来会怎样?算了,无论怎样都是她自己的命运,做父母的无法替代。那个老C,前些日子因为直肠癌动了手术,如今做化疗,身子虚得很,但愿他能度过这一劫。什么时候找个时间再去看看他。人啊千万别生病。虽然这大半辈子过去,一直活得卑微平庸,与当年的初心也渐行渐远,好在还算活得顺顺畅畅。现在还是祈求下半辈子健健康康的……

去年入冬以来,这天气真是见了鬼了,雨一直下个不停,整天湿漉漉的,下得人心情都发霉了。那些个烦心事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过去?这个休息日不知会不会有好天气,真想出去走走。如果天气好些,这会该是草长莺飞的春天了。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退休以后,要是身体还行,就到处去走走看看,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对没啥爱好的人来说,旅游确是一个不错的消遣方式。只可惜尽管已经厌倦了30余年来一成不变的上班模式,可离正常的退休还有10年挂零,想想还是有些遥远的。如果人生还能重来,我想我绝对不会再走这样一条道。现在想想,真的很怀疑自己当初的种种选择,但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人生没有假如。只能说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

哎,乱七八糟的都在想些什么啊!该死的失眠,什么时候才能睡着?真羡慕那些倒头就睡的人,那是多大的福气。这辗转反侧的,弄得浑身酸痛,脑袋瓜也昏沉沉的。

看看窗户那儿,这天是渐渐亮堂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