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茶、酒

品茶,越品心越清;饮酒,越喝人越浓。

品茶,不同于吃茶,吃茶者的茶,大都粗粝,不讲究环境,在中国,牛饮居多,或为了提神,又或是职业习惯需要,开车久了,泡一杯浓菜,放在旁边,在车靠站或停边的空隙,呷上一口,以解渴。
品茶者,除了必备的茶叶,茶具外,环境气氛的影响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如不是在优雅别致的茶馆里,在家中有亲朋戚友来了也是未尝不可的。这天趁着空闲,来到朋友家中,朋友见有客远来,喜于眉梢地忙碌了起来,先转换了电视节目,调低了音量,播放了些轻柔的音乐衬托着,像摆酒席式的,搬移出成套茶具,上边有着各种名茶,接着忙于烧水、洗壶,温杯……,然后边拿着个长长的匙羹勺子挠出茶叶往相应泡惯的紫砂壶里塞,边说着哪些壶是专泡哪种的茶,那是养壶。除了茶和器具外,水本来也很重要,可在城市里,当然没有什么优质水可选,只得用桶装矿泉水代替。看着他边讲解着边洗出第一道茶末倒了,又洗了一遍,最后才一一筛进小杯,当作客的我们拿着烫手的小杯,在鼻前细闻,茶香入肺,心中郁积都顿时化去,小撮入口,清润而回甘,让人久久地停留在回味的香醇当中不能忘返。这时主人又在继续忙着冲第二道,看着主人家的忙,心中中隐隐地感觉着不忍,不过话也说回来,正是这些忙碌,也许便是品茶者中最大的乐趣之事。虽然自己也不是茶道之人,对于讲究的茶道,还未算得上入门,然而当茶缓缓地流入口里,渗满了心肺间,感觉身心是那么的舒心酣畅,聊起话来,大都能心平气和,越发清醒,评骘着世间凡人俗事,趣味也就越发的浓。

品酒,则由于没真正见识过,也就无从说起。而饮酒者,则常见,没有复杂的工序,随意性。大多是捉杯就口,一饮而尽,接着再倒满,愈喝愈急,情绪渐高昂起来,意气风发的,说起话来激动不已,或由此引起了争吵、动手等控制不了自己的事也是常有。对于我自己来说,如醉了则倒下睡去,不醒人事,呵呵。然而在古代文人时期,中国的诗词流传下来,多与酒沾上了关系,互相交织在一起,以饮酒来达到灵感境界,以此诗兴大发,留下了许多美文诗句,如李白,“古来圣贤皆寂莫,惟有饮者留其名。” 李清照《浣溪沙》中“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鈡已应晚来风。”等等。可以说,酒文化应该比茶文化早,且影响具大。

所以,我认为,酒为感性之物,以此触发意想不到的境界。茶则属心清智之物。呷上一口,嘴有余香;细品着,犹如看一本书,越发让人感受着清润而又甘醇,又或浸于茶香回荡,甘由中来的体会当中。但茶和酒,似乎又有着某种的共通点,都是一种休闲文化的体现,有的时候,甚至可以替代,唐代颜真卿《春夜啜茶联句》云:“泛花邀客坐,代饮引清言。”写的便是以茶代酒,敬奉客人的事。